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展厅 
中国远征军反攻滇缅胜利会师
2019年06月13日  

   1942年,中国远征军缅战失利,一部随英军退入印度,后组建中国驻印军;一部退回国内,后重建中国远征军。在盟国的帮助下,经过一年多的休整和准备,1943年底到1944年初,中国驻印军及中国远征军与英美盟军密切协作,分别向缅北、滇西日军发动反攻,连战连捷。到1945年初,中国驻印军分别在芒友、乔梅与滇西远征军、英印军会师,盟军滇缅抗战取得了完全彻底的胜利。

盟军滇缅大反攻

    1943年10月,为收复缅甸厉兵秣马已久的中国驻印军,一边赶筑中印公路,一面向缅北日军发起反攻。至次年7月,向前推进200多公里,肃清了盘踞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之敌,一雪两年前中国远征军兵败野人山之耻。1944年4月,在孟拱河谷酣战之际,中国驻印军两团与美军一支队组成中美混合突击支队,向日军重兵防守的密支那展开奔袭。5月中旬,突击队在美国空军支援下袭占密支那机场,继而对密支那形成围攻之势。为阻止驻印盟军与滇西远征军会师,守城日军凭借强固防御工事,严防死守,双方都付出重大伤亡,战事陷于长期胶着状态。进入7月,随着孟拱河谷战斗的结束,更多盟军部队加入到攻城行列,对守城日军展开全线攻击,到8月初,完全占领市区,日军大部就歼,长达3个多月的密支那攻坚战以中美联军的胜利而告终。经过短暂休整,10月,驻印盟军又对伊洛瓦底江东岸的交通要冲八莫展开攻击。在扫清外围据点后,攻城部队驻印新1军新38师经过近一个月的苦战,于12月15日攻占八莫。1945年1月15日,八莫、畹町间的重镇南坎被新1军攻占,新38师即在军长孙立人率领下向芒友挺进。

 

1945年1月23日,卫立煌报告中国远征军与中国驻印军会师的电报。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在驻印军反攻缅北的同时,1944年5月,滇西远征军强渡怒江,向滇西日军发起反攻,日军节节败退。在滇西各族人民的支援下,远征军各部苦战8个月,先后克复松山、腾冲、龙陵等日军重兵布防的据点和城镇,于1945年1月20日攻克畹町,将沦陷两年多的滇西国土全部收复,进而出击缅境,与驻印军合击芒友,两军会师之期指日可待。

驻印军、远征军芒友会师

    芒友地处南坎东北部,畹町西南方,是滇缅路进出之咽喉、中印公路折转之要冲。此时,随着八莫、南坎及滇西各要地相继克复,缅北日寇遭受两面夹攻,已到穷途末路,但仍然据守芒友公路沿线及附近山地,利用既设工事,拼死顽抗,阻止中国军队东进南下。驻印军兵分两路,一路沿芒友公路向东进攻,另一路则负责肃清南坎南面之敌。到1945年1月19日,部队已东进30多公里,攻克色芒、卡孔等20多个据点。盘踞在南坎南面的敌军也在新38师主力猛攻下,退据老龙山核心阵地顽抗。

    胜利在即,驻印军一路势如破竹。1月21日,新38师攻克闹阳、木姐等据点,驻印军官兵们得以在木姐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享受着难得的休憩时光。22日中午,一位军官带着一群士兵满脸兴冲冲地闯进驻地——这群身着灰棉军服和草鞋,脸色灰黑的来客,是前来会合的滇西远征军第53军116师的官兵。面对着阔别近3年的弟兄们,他们彼此拥抱着,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向对方仔细看了又看,手握了又握,却也只是说几句“好吧?”“好!”之类的简短问答,都像傻孩子似的呆呆地站着。短暂的相聚之后,不等细细品味这宁静中的欢快与悲伤,远征军战士们便又匆匆归队了。

    1月24日,新38师主力在美空军及炮兵、装甲部队的协助下,向芒友发起总攻,入缅追击敌军的滇西远征军部队也赶来陆续加入战斗。经过3个昼夜的激战,27日上午,芒友克复,中国驻印军与滇西远征军胜利会师。当新1军军长孙立人随部队开进芒友时,驻印军和远征军官兵们已经混在一起了。他们有的身着咔叽军服,有的穿灰棉军服,有的光脚穿着草鞋,甚至还有人戴着缴获的日军钢盔,穿着从敌人那里扒来的鞋子,一个个看起来风尘仆仆,灰头土脸,军容不整,然而即使最严格的军纪官也不忍在此时训斥他们。两年前,他们从缅甸仓皇撤退,一路在绝望的缅北丛林中挣扎求生,艰难活下来的远赴印度,在外国人的冷眼下忍辱负重;另一路则被日寇衔尾追击,一直逃到怒江,看着河对岸拥挤的百姓和同袍,闭上眼睛炸掉惠通桥,从此多少被拒之对岸的身影时时徘徊在深夜的梦里,折磨着他们的内心。今天他们回来了,他们闯过被称作“绞肉机”的密支那战场,匍匐在堆满尸体的壕沟里拿下了松山,弥漫瘴气的密林里留下了白骨却留不住他们一雪前耻渴望回家的心。今天,他们带着自己的和倒下战友的尊严与勇气回到了这里,终于可以放肆地说:“我们打回来了!”

    1月28日,驻印军、远征军在芒友隆重举行会师典礼,中、美、英高级官员、将领参加盛会。上午10点,雾气才散,蔚蓝的天空点缀着几朵淡薄的云彩,灿烂的阳光照在人们欢快的脸上。与会的官兵们列队站好后,旁边的迫击炮向天连发21响,炮声在原野上显得特别清亮。大家默默地肃立在旗杆前,凝视着胜利的旗帜悠悠升起,深深地体味着这企盼已久的历史性时刻。

驻印军、英印军乔梅会师

    芒友会师后,滇西远征军反攻任务完成,奉命回国抗战,驻印军则继续执行肃清缅北之敌的任务,乘胜追击,沿滇缅公路向南推进,直指腊戍。当时,日军盘踞在南帕卡以北山区地带,继续垂死挣扎,依然威胁着中印公路的安全,尤其在腊戍以北的新维,日军依靠险峻地形,重兵布防,阻我前进,并从腊戍调来强大兵力扼守重要据点。新1军从容不迫,派遣新30师1个团从右翼迂回至南侧山地,切断公路,新38师由左翼渡河侧击新维,另以新30师主力正面进攻。我军步炮协同展开攻势,火力凶猛,再加上盟军空军支援,敌人虽以战车配合密集工事炮火,仍难顽抗,2月20日上午,新维全城克复。

 

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右)与驻印军新1军军长孙立人握手,互祝滇缅作战胜利。

 

    新维至腊戍一带是绵延50多公里的复杂山地,公路正面狭窄,形成险峻隘道,易守难攻,撤出新维的敌人便沿途布防,节节阻击。驻印军以新38师主力由正面南下,新30师及新38师各一部由两侧山地突进。在缅北重镇腊戍,日军以56师团第146联队和炮兵大队、战车部队等分别构筑工事,作垂死挣扎,然而该师团连遭败绩,士气低迷,根本难以组织起有效的防守。3月7日,驻印军攻入腊戍市区双方展开激烈的街巷肉搏战。8日上午,驻印军完全占领腊戍,中印公路的安全得到保障。

    腊戍克复后,缅北战局已进入最后的阶段。此时,第50师从南阳南下,进攻细胞,缅甸日军已做撤退回泰国打算,更是无力阻挡中国军队的脚步。3月18日,第50师肃清细胞残敌,24日与新38师会师,继续沿公路向西南方向推进。

    在中美联军进军缅北的同时,英印军也向缅甸中部、南部发起反攻,相继收复失地。3月30日,驻印军第50师攻占曼德勒东北的乔梅,与英印军第36师会师。至此,缅北反攻作战结束,中国远征军滇缅抗战取得了彻底胜利。中国驻印军使命已达,奉命止兵休整,后于5月间载誉归国。

    在为时三载的滇缅抗战中,中国军队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坚忍不拔的战斗意志,树立了中国军人英勇无惧的崇高形象,赢得了盟国人士的尊重和褒扬。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曾说:“中国士兵受过良好的训练,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军队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