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趣闻 
宁波灵桥:风雨千载绘“图腾”
2019年04月22日  
      灵桥,又称老江桥,连接着浙江省宁波市中心的主要道路药行街和百丈路,是宁波的地标性建筑。它或许没有上海的外白渡桥、兰州的中山桥那么有名,但却有着自己独特的经历和魅力。2005年,作为现存浙江省内较早的少数现代工程技术桥梁,灵桥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点。灵桥就像是一个城市的“图腾”,很多老宁波人对它都有一份特殊的情结。宁波人甚至把自己讲得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称为“灵桥牌”普通话,可见它在宁波人心目中的地位。

历经千年沧桑 终于改变模样

    灵桥的历史,几乎与宁波城同龄。唐长庆元年(821),明州刺史韩察在奉化江、姚江和甬江交汇处的三江口之西筑宁波城。鉴于商旅渡江之苦,长庆三年(823),在奉化江靠近三江口的地方,明州刺史应彪用篾索将16舟连成排,上铺木板,建成了宁波历史上第一座跨江桥,这就是灵桥的前身。作为浮桥,灵桥的存续时间长达1113年,直至1936年改建成为固定桥梁,这是中国浮桥史上的孤例。

    由于改建前的灵桥是木制桥船,随着潮汐涨落上下浮动,极易腐损,每遇风潮,断链、沉舟、溺人的惨剧时有发生。于是,到了清末民初,随着营造技术和其他条件的成熟,人们便开始考虑建造一座固定桥梁来代替浮桥。但建桥之事几议几废,直到1931年,旅沪的宁波商人乐振葆、张继光先后两次前去考察,推动了灵桥改建的进程,并成立了专门的筹备委员会。于是,建桥工程逐步有序展开。

 

    1936年改建竣工后的灵桥

 

    改建的灵桥为三轴钢筋环桥,在技术上处于当时的顶尖水平。该桥由上海工部局英国工程师茄姆生及新仁记营造厂经理(宁波奉化人)竺泉通两人共同测量、设计,德商西门子洋行总承包。其中,建桥钢筋由德国著名的孟阿恩桥梁公司供应,打桩、水泥、三合土等工程分包给著名的打桩专家公司康益洋行负责,而油漆工程由信昌洋行承包。张继光担任了整体的协调、监理职责。灵桥于1934年5月1日开始改建,至1936年5月25日竣工。

    改建后的灵桥全长约97.5米,桥中间车道宽约11米,两边人行道各宽约4.6米,桥上能通过载重20吨的货运汽车。至此,灵桥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档案内容详尽 乡绅文化凸显

    宁波市档案馆藏有一份关于灵桥的重要档案——《重建灵桥纪念册》,它编印于1936年灵桥即将落成之际,由宁波《时事公报》创办人金臻庠编辑出版。该纪念册由弁言、序、题字、铜图、沿革、灾变、碑记、筹备经过、会议记录、工程概况、财产目录、跋12个部分组成。其中,不仅收录了灵桥修建时所用的各种设计图纸,记录了3次筹备情形、捐款情况、部分纪念碑石所刻等内容,还将有关灵桥的历史资料、改建筹备会议记录、合同、承揽章程等一一编入,内容详尽,是我们了解灵桥的一份珍贵史料。

    关于灵桥的建设费用,从当时由鄞县县长陈宝麟撰写的《重建灵桥碑记》中可见一斑,文中写道:“是役也,用币七十万有奇,不费公帑,悉输于民。”这些经费70%由上海旅沪同乡会负责筹款,30%由宁波本地募集。而宁波方面所承担的筹捐款额除由各界人士认捐外,其他部分由警察局负责征收,沿街商号一律按两个月房租金额收取。当时,捐款最多的是四明银行总经理孙衡甫和纱业大王徐庆云各捐款5万银元,桥梁设计者英国工程师茄姆生捐4000银元,康益洋行捐5000银元。

 

   灵桥改建时的施工情形

 

    有人说:灵桥改建工程是由最成熟的欧洲技术与中国最传统的乡绅文化有机结合之结晶。而古老的乡绅文化主要体现在修桥资金的积极筹集及严格的监管程序上,这在《承揽章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其中详细地记录着乡绅们和洋商的具体约定,如打桩或桩身损坏,必须拔去,另换新桩;水泥必须用合格牌号的产品等。当时,所用砂石都是用筛子筛过的,而检验砂石的乡绅会用白纱布把砂石包起来,解开后,纱布必须是一尘不染才可用于浇筑。制度之严格,态度之认真,无不让人惊叹和佩服。

新桥惠及民众 精神感召后世

    灵桥的通桥典礼十分隆重。1936年6月27日清晨,改建灵桥的筹备委员会委员和参加典礼的中外官员、各地嘉宾先在平政祠参加祭典。上午8时整,沪、甬全体委员陪同来宾抵桥后,由上海市商会委员杜月笙带领沪方委员行至桥东堍,甬方委员由时任杭州市市长周象贤(省主席代表)带领大家行至桥西堍,通桥典礼在礼炮声、悠扬音乐中正式开始。首先由乐振葆、金廷荪、张继光、陈宝麟4人分别为桥堍的4座纪念塔揭幕,由金廷荪、陈如馨两人进行剪彩,然后由沪方杜月笙、甬方周象贤分别自东、西桥堍而上,靠左走过大桥,典礼就此告成。通桥典礼结束后,为方便观光者,从26日至28日宁余航轮还增添了班次,以运送从周边慈溪、余姚、奉化等地赶来参观的民众。一时间,三江口一带的大小旅社和客栈人满为患。

    在6月27日中午的宴会上,乐振葆、周象贤、茄姆生、杜月笙等人分别致辞。茄姆生在致辞中激动地说:“较之上海河南路桥、四川路桥、外白渡桥、乍浦路桥等,其坚牢与载重都比不上此灵桥。在英美各国,知地方之伟大建筑,必向地方借款,或由国家征捐、抽税、集资以竟其事。未睹有如中国人民之为地方事业由人民出钱捐助成就,此举实属难得。”的确,灵桥改建工程能圆满完成,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正如《重建灵桥纪念册》弁言中所写:“此二年之中,富者慷慨以输其财,知者惨淡以输其思,劳者胼胝以输其力,盖集全邑之心力、体力、财力以共成此伟举。”这一成就,充分体现了宁波人爱国爱乡、诚信敬业的精神。

    如今,灵桥的周边又先后建造了不少跨江大桥,但在宁波人的心目中,灵桥永远是排在首位的。因为它不仅连接着奉化江两岸人们的通行,更连接着一个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