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燕赵之最 
【美丽河北】燕赵雄风起长城
2019年11月15日  

长城雪色

朔风再起。时值初冬,万物归藏。

长城,这条苍莽巨龙,经历千百年风雨,盘踞于山海峰峦间。它在每一个中国人眼里,早已不单是万里关山、千秋壁垒、伟大奇迹;其铭刻在砖瓦土石上的坚韧智慧,其负载着的自强不息之民族精神,早已纵贯中华民族文明史的华彩篇章,并深深烙印于中华文化基因之中。

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山海关、老龙头、金山岭、大镜门……作为保存了明长城最精华部分的河北,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启动长城保护修复的地方。1984年以来,尤其《长城保护条例》公布之后,河北成为我国在此领域保护力度最大、成效最为丰硕的省份。

长城,是中华文明的象征。值此《长城保护总体规划》颁布近一周年之际,回眸河北长城保护之路,积极响应推动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深入挖掘长城文化资源,创新长城保护利用举措,便被赋予独特而深远的社会影响和时代意义。

燕赵大地,巍巍长城再展雄姿

大好河山

2019年,农历己亥年。

这一年,距1369年(明洪武二年),中国封建王朝最后一次大规模开启长城修筑,已过去整整650年。

这一年,距1984年举国捐款复建老龙头,业已走过35载春秋。那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开启长城修复保护,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号召下,“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感召了无数海内外华夏儿女。自那一刻起,河北境内长城,迈入一个崭新的修复保护历史阶段。

作为我国现存体量最大的世界文化遗产,河北境内现存有战国、秦、汉、北魏、北齐、唐、金、明代等不同时期长城,行经9个设区市59个县(市、区)。其中明长城,东起山海关老龙头,西至怀安县马市口,南至邯郸武安,总长1338.63千米,长城墙体共1153段,包括单体建筑5388座、关堡302座、相关遗存156处,尤其包砖长城总长度在全国占有很大比重。此外,还有战国至金代的早期长城1159.9千米,包括单体建筑遗址915座、关堡遗址70座、相关遗存26处,现多为土岗、石堆等遗址遗迹状态……

“不要小瞧这些数据。这是河北首次明确摸清境内长城总体量,实现了精确记录,可查可寻。”11月9日,在一张长城分布图前,河北省文物局局长张立方指着密密麻麻的标识告诉记者,早在2006年,我省就在全国率先启动明代和早期长城资源野外调查工作,经多部门数年协作,逐步摸清我省长城资源,为此后采取有力保护措施打下坚实基础。

这一调查之所以意义非凡,正在于前所未有的权威性、系统性、科学性和规范性。全站型电子速测仪、GPS全球卫星定位仪、激光测距仪……通过传统考古调查方法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的实验过程,对长城墙体、单体建筑、关、隘、营、堡以及与长城相关遗址遗迹,与长城建设相关的石刻、碑碣、民间传说及自然与人文环境、保护组织和保护标志等,逐一测绘登记。

“所有信息整合汇总,最终建起数字化的河北省长城资源数据库。”张立方说,以山海关长城为例,通过机载激光雷达和地面激光雷达等多种设备采集数据并处理后,得到了可精确测量的三维模型,是目前效果最佳、能实现真实三维效果的数字长城。“这些技术适用性极强,对今后河北乃至全国长城或古建筑的测绘、保护、修缮有着重要应用价值。”

与此同步,我省积极争取各级财政部门资金3亿多元,推动长城保护管理迈入系统化。抚宁板厂峪及义院口、滦平金山岭、易县紫荆关、迁西青山关、张家口大境门、万全右卫城等20多项保护工程纷纷组织实施,特别是山海关及东罗城保护工程被誉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长城保护工程的典范。

长城保护工程,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2005年,国家文物局正式启动长城保护工程,其中山海关长城保护工程是国家首批项目。”省文物局总工程师刘智敏介绍,该工程于2006年8月10日开工,包括关城及东罗城6000米古城墙地基加固、现状保护、重点修缮等,总投资近2亿元,国内六个省市十余支专业队伍参与。该工程极其严谨,施工中严格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修缮原则,建立科学监测和日常保养维修制度,在尽可能多地保存历史遗存和历史信息方面做了有效尝试。

十几年间,在河北境内长城沿线,抚宁罗汉洞、青龙花场峪、遵化大石峪、宽城喜峰口、赤城独石口、崇礼岔沟梁等长城保护工程项目均积极推进。为了做好长城周边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我省还先后争取国家发改委预算资金6000余万元,已完成金山岭、紫荆关等地段长城保护性设施建设项目。

古老的燕赵大地,万里长城再展雄姿。

齐心勠力,长城保护成效举世瞩目

雨后长城

若问长城最巧夺天工的部分在哪里?也许很多人会首选山海关老龙头。雄襟万里,天开海岳,万里奔腾,昂首入海。

然而,更多长城段落默默无闻、沧桑挺立,伏脉于漫漫关山荒野之上。“这其实才是长城最普通的面貌,每当发现这些长城残躯时,我都潸然泪下。”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河北地质大学长城研究院院长董耀会说,恰是这些濒于残损、日渐被湮没的段落,在历史风云中拱起了长城最厚重、最坚实的脊梁。

说到长城的脊梁,不能不提河北的长城抗战遗址。1933年,日军进逼长城沿线,中华儿女浴血奋战,东起山海关,西到马市口,千里长城防线成为战场。1940年,著名摄影记者沙飞以涞源长城为背景拍摄了一系列反映八路军敌后抗战的作品,首次将长城和抗战以现代影像的形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在长城抗战影像中,有一张被命名为《八路军解放东团堡》的照片,引起长城研究专家张保田的疑问:东团堡没有长城,这张照片究竟是在哪里拍摄的?为此,张保田徒步走遍涞源的长城,耗时近两年才找到这座敌台——宁静安长城第七号敌台。“荆棘丛生,多少年风吹日晒,敌台上半部已坍塌,若不是有心人苦苦寻觅,这座在影像中感动无数人的遗址,可能真会在人们的视野中湮没消失。”涞源县文保所所长安志敏说。

2012年,张保田出版图集《寻找远去的长城》,将找到的一千多张长城老照片在原址复拍。他说,找到原地,再拍一次,是为了留给后人。

无数像张保田这样的长城爱好者竞相奔走,让长城保护社会力量日渐被重视。2003年,秦皇岛首创长城保护员制度,主要依托长城爱好者、研究者以及长城沿线村民,通过必要的资金支持和专业知识培训,发挥他们靠近长城的优势,对长城进行动态安全监管巡视。

白羊峪长城

涞源县唐子沟村李凤鸣李勇父子、秦皇岛市城子峪村张鹤珊……目前,我省长城沿线59个县(市、区)中已有55个建立了长城保护员队伍,聘请了800余名长城保护员。而长城保护员制度,也被推广为全国长城日常保护的重要举措,截至2016年9月,全国各地聘请长城保护员4650名,覆盖长城沿线全部省份。

“社会力量弥补了专业力量的不足,而各级政府和文物部门的及时引导,让这些关爱长城的感情凝聚起来,真正汇聚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同时也探索出了可以推广的河北经验。”张立方说,类似这样的机制创新,在我省近年长城保护中屡见不鲜。

2018年,明代蓟镇长城重要组成部分——喜峰口西潘家口段长城保护维修工程(一期)开工仪式在宽城满族自治县举行。“这是使用社会公募资金进行的长城保护项目。”省古建所所长张建勋介绍,该工程一期有17.4万人参与募捐,筹款281万余元,已维修长城132米、敌楼1个。目前,二期工程已开工,将维修长城敌楼3个、墙体873米。

在积极探索社会力量参与长城保护的同时,十余年间,我省加强顶层设计,不断完善规章制度,推动各种保护和管理举措落实到位,逐渐构建起长城保护的整体构架。

2011年,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长城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2015年,成立河北省长城保护协调领导小组,统一协调领导全省长城保护工作,明确各市、县长城保护责任段。2017年,《河北省长城保护办法》正式颁布实施,为做好长城保护提供了制度遵循……

专项资金是长城保护的关键。为此,我省专门设立了省级长城保护专项资金,由省财政每年安排1500万元,用于长城抢救性维护、监控防护、长城监测等。同时,把长城保护管理经费纳入各级政府预算,对欠发达地区给予政策倾斜。此外,还加强长城档案资料整理等工作。

“这一系列举措,真正夯实了长城保护基础。”刘智敏介绍,目前,我省已组织编制完成《河北明长城保护规划》。省政府将已认定的389处长城段落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并责成沿线县(市、区)政府完成保护标志设立工作。启动实施了迁安白羊峪、抚宁箭杆岭等文字砖段落长城视频监控工程……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目前,上下联动、各方协同、保障有力的长城保护传承利用长效工作机制,正在河北全省形成。”张立方说,今后,河北将以最新公布的《长城保护总体规划》为依据,继续将长城保护持之以恒抓下去,让古老的万里长城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文旅融合,长城文化谱新篇

青山关长城

初冬,漫山红遍,层林尽染。

11月4日,世界的目光再度聚焦河北。“第二届双墙对话研讨会暨长城保护联盟第二届年会”,在河北金山岭长城脚下开幕。中外专家围绕管理、保护、研究、考古调查、开放利用、社会参与等话题,结合中国长城和英国长城最新成果展开讨论和考察。“跨越两大洲的双墙对话,有助于促进长城价值、精神和影响的更深层次和更广维度的认知,有助于中外同行在文物保护、传承利用和文明对话中相互了解与合作。”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胡冰表示。

长城,是古老而活化的中华民族精魂。长城保护要有世界眼光、国际视野,要积极展开国内外多部门合作研究保护工作。如何保护好、利用好长城资源,任重而道远。

2018年春,一份名为《关于建设河北长城文化带的建议》的提案,在全国两会上引发广泛关注。全国政协委员、时任河北省文化厅厅长的张妹芝提出一条保护、惠民的双赢之道——打造一条京津冀文化纽带,在做好长城保护与文化传承的同时,带动当地旅游业及相关业态发展,助力沿线乡村振兴、脱贫致富。

“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将长城沿线各类资源统筹考虑,合力打造长城文化‘金名片’。”张妹芝认为,要以保护长城和优化生态环境为基础,以展示长城文化特质和发展区域文化产业为重点,“让长城文化遗产保护融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激发内生动力,惠及民生。”

对此,河北省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孙万勇也认为,应全面挖掘长城文化带的资源,发挥长城文化带对精神文化、经济发展、生态建设等方面的带动作用,重点打造三条产业带:即建设一条红色文化、历史文化教育产业带;打造一条绿色生态旅游产业带;带动一条扶贫富民产业带。

近年,国家层面对长城文化内涵挖掘逐渐提升到新高度。今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其中,关于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相关工作,河北被寄予厚望,列为长城国家文化公园重点建设区。目前,正开始摸索适合长城特点的公园定位、管理模式、开放强度、展示手段等。

“继续办好长城文旅融合活动,讲好长城故事。”秦皇岛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孙志升对未来充满期望:活化长城文化遗产,深入挖掘山海关长城的特色文化底蕴,建设集长城戍边、军事要塞、历史文化等于一体的特色街区,推动长城沿线村落打造长城特色民宿、非遗展示基地、影视基地,形成集文旅商贸于一体的旅游产业带……

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长城并非一堵功能单一的墙,它是鲜活的民族象征,其价值与时俱进、历久弥新,关乎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张立方说,长城是历史的,也是当代的,又是未来的。河北将继续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城保护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积极践行五大发展理念,认真落实好《长城保护总体规划》,以新时期的文物保护方针为指引,做到因地制宜、精准施策。